拉西瓜的双儿

惟愿风雨吉

勿忘国耻,牢记历史,热爱和平。

吾辈当自强。

江南这个地方为什么连下雪都是那种温温柔柔的,岁月静好的感觉。我爱江南。

朦胧美。十五的月亮真美。

失败的伪装(之前的脑洞)

Tony这两天总是早出晚归,这很不是科学怪人的作风。cap也因为这两天很少见到Tony而心不在焉的。开会的时候经常跑神。于是局长给复仇者们放了一个长假。
晚上十点,卧室的门开了,是Tony回来了。等小胡子先生洗完澡,cap刚想问为什么这几天怎么忙的时候,就听见Tony说:“Steve,我今天太累了,有事情明天再说好么?”伟大的美国队长也只好放弃。
早上七点,距离队长早起跑步还有半个小时。然后Tony已经起床洗漱了,蹑手蹑脚的,生怕吵醒了还在睡觉的队长。然后Steve先生因为最近苦恼,睡眠很浅,早就醒了。于是cap有个计划,他今天要“跟踪”Tony,他要搞清楚Tony最近都在做什么。
早上八点,吃完队长的“爱心早餐”,Tony说了声“我出门了”,就走了。cap也开始了他的“作战计划”。他带了副墨镜,反戴鸭舌帽,穿了件不显身材的衣服,开始尾随Tony。
他惊奇的发现Tony居然没有开车而是坐公交。他坐在公交的最后一排,假装在打瞌睡。实则在默默观察着一切。他看到他的小胡子先生和一位年纪较大的妇女交谈甚欢,很是诧异,没听说过Tony还有这种朋友啊。
四站路下车。他跟着小胡子先生走着,但是他又不敢跟太近,不然就被发现了。七绕八绕的,进了一个小巷子,他刚好奇这是个什么地方的时候,发现,自己跟丢了。他急忙转身去寻找,刚转身就听见熟悉的声音:“Steve,你在这里做什么?”嗯,很尴尬还是暴露了。他急忙回头说:“嗨Tony,今天放假了,Thor说他想喝啤酒,让我出来买一点。但是我这不是迷路了么。”“...cap,请允许我提醒你,Thor昨天开完会就回阿斯加德了。”“...啊!我记错了,是bucky想吃水果,托我买一点回去。”“...嗯,如果我没记错,巴恩斯先生前天因为金属臂出了点问题,刚去瓦坎达。应该还没有回来。”“...那就是小娜让我...”“cap,有没有人和你说过你真的很不会撒谎哎。”
“...好吧,所以你是什么时候认出我的?”“你一上公交我就认出来了。虽然你伪装的还不错,但是我要是连自己枕边人都认不出来,那也太说不过去了吧。”
Steve最终还是忍不住问了:“所以你最近都在做什么?每天早出晚归的。”“哦,原来你一直心不在焉的是因为这个啊!”Tony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。
“前两天我听你和冬兵在聊天,说什么布鲁克林的点心你很怀念。我本来想直接给你买几盒的,但是想想好像自己做比较惊喜一点。然后我就报了一个培训班。”“那你为什么不开车来?”“因为我不想让别人知道,堂堂亿万富翁,前花花公子,科学怪人Tony Stark先生居然自己来学做点心!”“那公车上的那位女士是谁?”“是我的老师啊!这都看不出来!”小胡子先生一脸嫌弃。
“其实,我也不是一定要吃到布鲁克林的点心,我只是有点怀念那个时候而已。但是我依然很感谢现在的生活,我很满足。感谢让我有这么一群可以并肩作战的队友和你,我的爱人。”cap摘掉了墨镜,用炽热的目光注视着Tony。“虽然我已经知道了惊喜,但是我还是很期待你的作品。我先走了。”
“jar”“sir?”“回去记得帮cap检查一下大脑,我怕他被幸福冲昏了脑子。”
今天的大盾虽然伪装失败,但依然很甜蜜呢。

一个小脑洞

#涂唇膏的时候想到的,因为自己的唇膏是甜甜的香味。#
早上七点,叶修醒了。在许博远几年坚持不懈的“改造”下,我们老叶同志终于回归了正常的作息。但是我们许博远同志却还在睡懒觉。
叶修起床洗漱完发现床头多了个唇膏。这才想起来,昨天沐橙和他说,感觉自己嘴唇干干的,让他没事多涂一涂唇膏。叶修觉得一个糙老爷们涂啥唇膏,就给随手放在床头柜上了。
不过现在想想涂涂唇膏也没啥关系,就打开准备涂一点。一打开就闻到一股甜甜的味道。老叶心想果然是小女生的品味。一扭头看见了依然睡的迷迷糊糊的许博远,大灰狼突然很想逗逗这个可爱的小白兔。
于是叶修涂了一层唇膏就去亲了许博远,只是蜻蜓点水的那种。许博远睡的迷迷糊糊的,梦里感觉有一个很甜的东西在自己嘴边,味道很像棒棒糖,就伸舌头舔了舔。突然,他听见了一声轻笑,感觉很像叶修的。他努力睁开眼,这才意识到刚刚自己是在舔什么。于是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。
许博远气鼓鼓的把自己窝在被子里,还不忘伸腿踹某个大心脏一脚,当然是没有踹到了。某个大心脏只是觉得自己的大宝贝害羞了而已,把可人儿从被窝里捞出来,狠狠的亲了一口,心满意足的煮饭去了。